当红男星任天野:今生最大遗憾就是没有一张与父母的全家福

任天野是近几年爆红的男星,主演的《特种兵》1至4系列、《特警力量》,让观众见证了他的铁血硬汉风采。他堪比健美运动员的身材,更是吸睛无数。 任天野的外公是哈萨克斯坦人,......

  任天野是近几年爆红的男星,主演的《特种兵》1至4系列、《特警力量》,让观众见证了他的铁血硬汉风采。他堪比健美运动员的身材,更是吸睛无数。

  任天野的外公是哈萨克斯坦人,母亲有一半外国血统,任天野是中哈混血儿。他是家中长子,下面还有一个妹妹。

  任天野的父亲重男轻女,女儿不管怎样哀求他别吵架,他根本不听。长期争吵,给母亲带来巨大伤害,也磨去了她对婚姻的信心和希望。

  1978年,任天野8岁时,母亲带着妹妹悄悄离家出走了。父亲蹲在地上哭了,任天野在母亲的床边坐了一夜,眼泪一直没有停过。

  那时,父亲带着任天野四处找妈妈,还去过哈萨克斯坦,可没有人知道母女俩的下落。她们也未与任何亲人取得联系。

  母亲带着妹妹离家出走,与父亲有很大关系,任天野在心里对他有怨言。少年时代的任天野,个头超过同龄孩子,身体素质棒。初中毕业后,他进体校踢足球。

  天下母亲都爱儿子,那时任天野经常在心里想:也许某一天,母亲就带着妹妹回来了。他曾含泪问父亲:“爸爸,如果妈妈和妹妹回来了,你以后别与妈妈吵架好吗?”

  此后每次从体校回家,任天野总幻想自己推开门,看见妈妈和妹妹坐在沙发上。幻想一次次破灭,任天野的心也一次次撕裂。

  他经常问父亲,妈妈是否写信回家了?她和妹妹是否有消息了?父亲不说话,眼里淌着泪水,任天野也扭过脸去擦眼泪。

  家乡的点点滴滴都承载着自己的痛。1987年,任天野17岁时从齐齐哈尔去了广州。当时他追星香港歌手陈百强,只因为广州离香港近,他才去了那里。

  任天野是穿着棉衣离开齐齐哈尔的,到达广州的一个星期,他穿着棉衣睡在马路上,将随身的小挎包当枕头。

  在广州找工作要会粤语,任天野便去菜市场听人说粤语,并跟着学。能够说几句简单粤语后,他在一家餐厅找到了工作。每天就是不停地洗碗,一直要从早茶刷到宵夜结束。

  后来,他又去理发店从事美容美发,生活依然很艰难。那时,任天野精神压力相当大,看不到前途,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。

  楼下有个老头抽着烟,一直在看着任天野。只是任天野不知道,这个素昧平生的好心人,是在担心他想不开,在默默地守着他。

  了解到任天野的心结后,老头也讲述了自己的故事。原来他也有很多生活艰辛,他告诉任天野:“人要靠自己努力,不要抱怨自己为什么命运不好。”

  看着偶像在台上狂歌劲舞,看着台下的观众如痴如醉。那一刻任天野告诉自己:“人生短暂,自己不能这样活。”

  那时,任天野很少与父亲联系,父亲没有他的联系方式,也不知去哪里找他。妻子带着女儿离家出走,儿子又远离自己,父亲经常在漫漫长夜里落泪。

  他终于意识到,自己脾气暴躁,给家庭带来多么大的灾难。如果人生可以推倒重来,他一定会做一个温和的丈夫,慈祥的父亲。

  任天野身高1.83米,外形帅气,有表演天赋,决定走演艺这条路。他开始在剧组当群众演员,给人拍广告。

  最先,任天野是在给香港明星成奎安拍的广告里扮演保镖。他形象硬朗,一脸阳刚。后来又在给郑伊健、刘欢拍的广告里扮演保镖。

  2002年,著名导演庞好看中了任天野的表演潜质,让他在电视剧《某年某月某一天》中扮演男主角“陆天野”。

  这是任天野正儿八经地第一次拍戏,连走位都不会,天天被导演骂。也就在导演的骂声中,任天野迅速成熟起来了。至今任天野仍感谢庞导的知遇之恩。

  该剧播出后,任天野的帅气和演技,引起了广泛关注。此后,他又在《雪花女神龙》《情有千千劫》《狼侠》《阳光丽人》《又见花儿开》等影视剧中扮演重要角色,在影视圈崭露头角。

  不久父亲与河北一个农村女孩再婚了,并诞下儿子任天华。任天野朴实善良,善待继母和弟弟,并负担弟弟的一应开支。儿子的孝心,让任父热泪盈眶。

  2010年,任天野在演了10年配角后,终于一朝爆发。他主演的《我是特种兵》《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》等4部系列剧及《特警力量》,让任天野迅速爆红。

  他硬朗的形象,坚毅的眼神,矫健的身手,完美地诠释了什么是特种兵。然而在拍摄期间,任天野经受了锥心刺骨的折磨。

  拍摄时南京正值盛夏,任天野每天穿着防弹背心,腹肌都被磨烂了。他还烂裆,痛苦不堪。他将导演和制片拉进厕所,将裤子脱下来,说:“这是磨烂的。”

  拍摄过程很痛苦,结果却很惊喜。当《特种兵》系列给任天野带来巨大荣誉时,他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。

  这些年,任天野之所以在演艺圈辛勤打拼,一是出于对表演的热爱,二是他希望自己成名后,母亲能带着妹妹来找他。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,任天野始终没有母亲的音信。

  而这时,任天野的母亲带着妹妹已离家出走42年了。他始终相信母亲和妹妹还活着,希望她们有朝一日能回家。

  经常有媒体记者采访任天野,要求他提供一张与父母和妹妹的全家福。每当这时,任天野就黯然神伤。他与父母和妹妹从未拍过合影,手里没有全家福,这也是他今生最大的遗憾和心痛。

  任天野曾问过父亲:“爸,如果有一天,妈妈带着妹妹回来了,咱们补拍一张全家福好吗?”父亲答应了。

上一篇:汤某某等6人涉恶案件在竹溪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! 下一篇:湿热交加伤害人体

水果沙拉

中国酒桌文化礼仪决窍大全
腊月二十五民间传统习俗
中国古代名厨大集
家常菜谱推荐-爆炒鸡胗
懒人食谱:香肠土豆焖饭
花雕醉膏蟹的做法介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