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丹:透过悲观 礼赞生命

黄丹将自己定义为彻底的悲观主义者。我需要更悲观,更绝望。只有这样,我才可以用更冷静的态度去观望,并继续用生而不熟的方式兀自表述对生的惊叹。而她持之以恒透过悲观的滤......

  黄丹将自己定义为彻底的悲观主义者。“我需要更悲观,更绝望。只有这样,我才可以用更冷静的态度去观望,并继续用生而不熟的方式兀自表述对生的惊叹。”而她持之以恒透过悲观的滤镜,在万物中搜寻“生”之力的过程,也为万物赋予了“精神性”的意涵。

  2020年9月19日,黄丹个展《观其生》在三远当代艺术中心开幕,集中展出了黄丹2020年的新作22件。延续2019年个展《生》中对自然与生命悲剧的观照,这些作品中,黄丹将万物粗粝的力量感加浓提纯,并从材料的语言中探索多重感觉与情绪的可能性,以更浓烈的实验性,在视觉上捕捉不同话语元素在形式、线条、色彩中的平衡,呈现自然和自由的“观看”律动,编织出更为丰沛的生命现象图。

  黄丹这样解释此次展览主题——“生”,是一种未完成的状态,是生生不息的鲜活生命力;“观其生”则是观看“生”的世界,表达对生的赞叹。

  有如《安潭》《俨然》《嵩》《入》等作品,她将自然作为能量场,画中的山石、瀑布、古松,以及马、猴、蛇等意向,都成为生命力的表征。

  展厅中,《不分明》《俨然》两幅作品拼成了近6米的巨松图。黄丹从画面整体控制入手,在其中寻找丰富的变化,那些盘踞交错的纹路,分隔交融的色彩,与热烈急切地向外刺出的松针,都构成了繁茂的生命图景。“我常常会被含有生命的个体所蕴含的力量‘击’到”。

  在视觉表达上,她将粗粝感作为生命力外溢的表现。这其中,有孔雀蓝与朱砂的撞击,线条边蔓延的水渍,画面边缘刻意留出的毛边,以及对材质的新尝试。

  展厅中,《伫》与《嗣》两幅作品是黄丹以金箔为媒介进行创作的最新尝试,在这里“金箔被上升到了墨的位置”。在她看来:“金箔厚重、稳定,带有引而不发的力量感,与我想表达的‘形’的力量感很好地结合在一起。”

  展厅二楼,当黄丹站在自己2013年的作品《团》前时,她说,“现在再看,我会做一些处理,有些地方会不一样。这是为了实现,怎样才能少说,但是力量够”。

  比照以蛇为主体的新作《取》,画中的枝干变为更具概念性的形状,蛇的身形也更加瘦削。《长调》《丹丘》等几何体的山石、川涧也同样反映出这种“做减法”的艺术思路。

  此外,被黄丹定义为本次展览开端的作品《互控》中,孔雀蓝与朱砂化为线条与形状互相交织,让她在力量的交互控制中,察觉到些微的失控之感。正如黄丹在一次采访中提到:“我将形状变形,使它们看起来更自由,尽量不要陷入具象的牢笼中。”而这些形变,也正是她窥向自然的独特视角与心境的外化图景。

上一篇:黄丹 绿茵场别样的“黑衣法官” 下一篇:医采飞越联盟创始人黄丹坐拥几百万粉丝只用了5个月!

水果沙拉

最佳的美食主角--五花肉
面筋怎么做好吃?推荐6种面筋的做法
中国甜品-番薯糖水
春节家宴十大菜式
2012年立冬是哪天 立冬吃什么好
和林羊肉暖锅